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罗家的人

时间:2021-03-17

冰湖中的混战,通过水镜,同步传送到了外界。 

        如此突发场景,让无数南炎城观众,一下惊了。 

        哗的一下,各种议论声,纷纷响了起来。 

        而其中,最过激动的,莫过于贵宾席位置上,古家的家主古天宁了。 

        他面色大变,狠狠瞪向罗家家主罗寅,厉声道:“这是你罗家的诡计?” 

        罗寅面带微笑,淡淡道:“古家主,这是你们古家自己识人不明,怎么能说是我罗家的诡计呢?哈哈!” 

        “你——”古天宁大怒,但却有些无可奈何,只能扭头看向古瀚,出声质问道,“这紫刀的背景,你是怎么查的?” 

        此刻的古瀚,也是慌了神。 

        出声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派人仔细查过,紫刀的背景很干净,就是一名散修。所以,我才让他进入我古家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罗家的人。” 

        “你,你——”古天宁又气又急。 

        对面的罗寅,此时落井下石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紫刀并不是他的真名,他真名叫做罗刀,本就是我罗家的一名支脉子弟。” 

        “我们罗家,一直将他安排在外面,暗中作为暗子培养,为的就是关键时刻,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没想到,这个时候来得这么快,还真用到你们古家身上来了。” 

        罗寅的话语,让古天宁的表情更加难看,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而此刻,水镜之中,受到罗子瑾、罗子钰和罗刀三人夹击的古玄章,身上伤势又加重了几道,鲜血不断的喷涌出来,将周围那片冰冷的湖水染成了一片鲜红。 

        就算是不懂武道的普通人,此刻也能明显的看出来。古玄章的情况很不乐观,看来撑不了多久了。 

        一时间,各种议论声,纷纷响起。 

        “没想到了,罗家竟然隐藏得这么深,背后下了这么一手暗棋,正是令人意外啊!” 

        “罗寅家主布局深远,还是更胜一筹啊!” 

        “古家这次着道了,恐怕要输了啊!” 

        “输掉决赛,这还只是小事。真正的大损失,还在后面。” 

        “这是何意?” 

        “以往每次的城市大比过后,罗家和古家都会额外进行一次两家的比斗,用来赌斗两家的矿产、商铺、元石等资源。这可是关系到十多亿的巨额资产。” 

        “这么大的赌局?这次,古家输定了。” 

        “而且,不止如此。若是古玄章被击杀了,那么以后古家,恐怕要彻底落后于罗家了。毕竟,古玄章可是古家这一代年轻人中的翘楚。之前的古度河、古玉琴,都比他要差一筹。现在,这位古家年轻翘楚,要是死了。古家未来的前景,那就完全落后于罗家了。以后,古家恐怕要衰败了。” 

        这般言语,让无数民众感慨无比。 

        大家都没想到,看起来不大的一场打斗,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不少人并不相信这个说法,觉得刚才那人有些危言耸听了。 

        但,当下面众人,看到古家众人那阴沉而着急的脸颊之时,逐渐开始相信,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实。 

        一时间,相关的议论,更加热烈了。 

        甚至,有些心思活络的商家和武者,已经暗暗打起了小算盘。是不是赶快转换门厅,从古家这边转向罗家。 

        古天宁身为元胎境的尊者,将这些嘈杂的议论声全都收入耳中。 

        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 

        下面,古家众人也急了。 

        “家主,不能让古玄章死在寒霜谷中,否则,我们古家未来危矣!” 

        “罗家不讲规矩,必须中断比斗。” 

        “家主,快想办法啊!” 

        ……… 

        古天宁也是被逼急了,起身看向顾镇南,出声道:“顾城主,你刚才说了,不许私斗。现在这形势,已经违规了吧,还请顾城主出手阻止。” 

        不等顾镇南出声,罗寅站了起来,朗声道:“古家主,顾城主所说的不许私斗,只是不许过分额外的私斗。” 

        “你可别忘了,这是城市大比,这是赛场。” 

        “进入赛场,哪有不动手的。难道,比嘴皮子吗?那还不如不参加呢?” 

        古天宁又气又急,但却有些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对顾镇南道:“顾城主,还请你出手阻止,我古家——” 

        此时,多宝阁的钱永智阁主冷冷开口了。 

        “古家主,你这要求,过分了吧。” 

        “刚才你古家选手陈飞,击杀我多宝阁选手赤羽的时候。你古天宁怎么没站出来要求顾城主出手阻止啊?” 

        钱阁主这话,一下讥得古天宁面色红一阵白一阵,表情十分难看。 

        周围,不少人都指指点点了起来。 

        而此刻,水镜之中传来的冰湖决战场景,古玄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要坚持不住了。 

        如此状况,让古天宁实在忍不住了,再次对顾镇南出声道:“顾城主,这场决赛,我古家认输,我们古家选手,愿意退出比赛,还请顾城主出手。” 

        顾镇南依旧没有出声,一旁的罗寅开口了:“古家主,你可别忘了。这城市大比武道比试,是以个人名义来参赛的。” 

        “你似乎无权代表选手弃权认输。” 

        另一边的南炎学院副院长陆文焕,此时也淡淡的开口,补刀道:“古家主,古家也是万年大家族。为了一个小辈,要丢掉多年的传统和颜面吗?” 

        “我想,如果古捍武老前辈知道这件事,恐怕会失望吧!” 

        提到上一任家主,古天宁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他咬了咬牙,对罗寅道:“罗家主,这次决赛,我古家认输。还有赛后,我们两家的比试,我们古家也认输,还请你高抬贵手。” 

        古天宁这话,算是服软了。 

        毕竟,堂堂一家之主,当众向敌对家主服软认输,颜面可不大好看。 

        但,罗寅可不会就此罢休,嘴角含笑,微微摇头道:“古家主,你所说的这些,现在看来,本就是我罗家的。你所谓的认输,对结果没什么影响啊!” 

        说完,罗家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 

        “是啊,杀了古玄章,我们罗家还有三人。这才决赛,胜利在望。” 

        “至于两家的比试,没了古玄章,古度河和古玉琴都是废物,连决赛都进不了,肯定不可能是我们罗家的对手。” 

        “哈哈,要说,还是古家信错了人,一个个太蠢了,才会导致这个结果。” 

        “那可不是,一个不知哪来的外人,一个是我罗家的卧底。哈哈,古家人是眼瞎了吗?” 

        ……… 

        罗家的嘲讽声,让古家人脸色十分难看,气愤无比,但却有些无可奈何。 

        因为,罗家人说的话,似乎都是事实,他们根本无法反驳。 

        古天宁面色阴沉得可怕,忍住最后的爆发的怒意,对罗寅道:“我们两家赌斗的赌注,我古家愿意翻一倍,赔给罗家。” 

        古天宁这还算是真的服软了,直接提高赌斗的赔偿价格,加倍赔给对方。 

        但,罗寅却不愿就此罢休,摇了摇头。 

        古天宁咬了咬牙,道:“三倍,之前约定的三倍价格。只要求罗家,就此罢手。” 

        三倍这个价格,引起一片惊呼议论声,就算在座有不少大佬,也满脸惊讶。 

        因为,古家和罗家两家的赌斗,本来赌注价值就高达至少五亿块元石。现在,古天宁直接三倍,那就是十五亿块元石。 

        就算是对古家这种万年大家族来说,十五亿块元石,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赔偿出去,古家也会伤筋动骨。 

        罗寅听到这个数字,似乎有些行动,沉吟思索了起来。 

        古天宁盯着他,目光迫切而激动,“十五亿,这个数字,不小了。” 

        “这……”罗寅似乎还在犹豫。 

        而就在此时,水镜之中,古玄章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已经快要陷入绝境。 

        古天钟发出一声呼喝:“古天宁,别上当,他在故意拖延时间。” 

        “你——”古天宁恍然大悟,瞪向罗寅。 

        罗寅拍手哈哈大笑了起来,“古天宁,我想到了你愚蠢,却没想到你这么愚蠢。我当然是在拖延时间,等待古玄章被杀。” 

        “罗寅,你——”古天宁大怒。 

        罗寅沉声道:“古天宁,别说十五亿,就算是五十亿,我也不会罢手。我要杀了古玄章,我要你古家彻底没落乃至于消亡。” 

        “相比之下,这点钱,算什么,不值一提而已。” 

        听到这话,古天宁身躯一颤,元胎境的气劲几乎控制不住,要爆发开来。 

        “想动手?我奉陪到底。”罗寅冷笑一声,也随之爆发气息。 

        两位元胎境的尊者,气息冲击开来,在这一瞬,让整个南炎城的空气,都为之一沉,不少人被这股威压,压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一直没有出声的顾镇南,厉喝一声,身躯一震,将二人的气息震碎。 

        “据大炎府《大炎律》,尊者之战,禁制在城内动手,二位是要违抗《大炎律》吗?” 

        听到顾镇南的声音,古天宁和罗寅气息收了回来。 

        而此刻,水镜中的古玄章,又中了一招,发出一声惨叫,奄奄一息,气息就要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