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晴公主也不可能知道:秦逸尘这些天里都在睡觉

时间:2021-03-17

   当时秦逸尘并未追出来,甚至扒裤子都没反应,文晴公主觉得是在装睡。 

        至于为何没追出来,估计木头也在害羞…… 

        于是文晴公主就走了,这种羞羞的事情,哪怕此刻意识到木头出了事,她都羞于启齿,当时怎么可能跟外人道之? 

        “第二次我来的时候,木头也是在睡觉……” 

        文晴公主紧咬贝齿,当时她也觉得奇怪,但这两次之间,是相隔了三个多月的。 

        文晴公主也不可能知道,秦逸尘这些天里都在睡觉。 

        甚至当时文晴公主依旧觉得木头是在装的。 

        “死木头,还装睡……我,我可是女孩子诶!不能每次都让我主动吧!” 

        “哼!你再装睡我可就走了!” 

        于是第二次,文晴公主抱着几分羞怒之意再次离开了。 

        但回到自己的文晴宫后,文晴公主却在思索,这两次找木头,木头都在睡觉。 

        睡觉…… 

        文晴公主羞羞的觉得这是在暗示自己!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文晴公主咬着贝齿:“都,都是夫妻了,干嘛还要这么矜持!” 

        而且文晴公主也觉得,自己上次看到木头装睡后,直接扭头走了,肯定让木头气坏了也憋坏了,这次,死木头绝对吸取教训了。 

        于是乎,文晴公主决定,今晚就来找木头,可谁成想,就在刚才,小玉和妖月空前来找她。 

        直至此刻,文晴公主才猛然意识到,木头不是在装睡!他这些天里,都陷入了沉睡! 

        “为什么会这样……是未央天翁!一定是未央天翁!” 

        妖月空眉头紧蹙,他一直觉得那次所谓的收买离间,太正常了,正常到没有半点意外。 

        当时众人还劝他别多想,现在看来,果然出事了! 

        “肯帮元天帝,又有这般本事的……应该是梦魇。” 

        “梦魇?!” 

        文晴公主娇躯一颤,尽管她对这两个字,只是略有耳闻,甚至只存在于老祖们含糊不清的传说谈资之中。 

        可仅听这名字,再看看陷入沉睡的木头,文晴公主便不寒而栗。 

        “月空少主,你有办法么?” 

        妖月空叹了口气,似有些不忍,但为了秦逸尘,他不得不道出真相。 

        “太晚了。” 

        “风兄从与未央天翁见面再回到问天关,已经有半年,入梦已深,难以唤醒。” 

        “什么?!” 

        文晴公主娇躯一颤,那一刻,深深的自责,令她忍不住抱住秦逸尘哭泣。 

        “都是我的错……我,我为什么要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木,木头,你听到了么?我是文晴!你,你只是在做梦而已!你快醒过来啊!” 

        文晴公主没有想到,自己的两次误会,竟然导致了秦逸尘的沉睡不醒! 

        妖月空看在眼里,有些不忍。 

        为时已晚,确实是因为文晴公主的误会。 

        但却不能怪文晴公主。 

        因为,文晴公主再怎么说,也是来看望秦逸尘了。 

        如若没有来看望秦逸尘,后果也是一样的。 

        而对于一位道化境强者,别说闭关半年多,就是闭关数年不出,也没人觉得有异常。 

        “公主,你先别哭了,此事怪不得你。” 

        何况,哭也解决不了问题。 

        文晴公主强忍着哭腔,她还抱有一丝希冀。 

        “月空少主,你说这是梦魇的手笔?” 

        “那他的力量,都是源自于梦境了?” 

        “梦境……梦境是不是和幻境差不多?” 

        “如若是这样,那一切都是虚妄了!木,木头就算在梦境中被杀,遭受苦难折磨,也只是噩梦一场对不对?” 

        妖月空沉默片刻,才沉声开口道:“以前,确实是如此。” 

        “但是……我也是时隔数千万年,第一次见梦魇再出手。” 

        妖月空咬了咬牙:“当时未央天翁在表面上谈判,吸引咱们的注意力,梦魇不知躲在哪里出手…” 

        “我和小玉感知不到,一是因为梦魇的手段诡异,不是针对我们,确实很难察觉。” 

        “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被囚禁在天狱之中时,梦魇的力量却在不断变强。” 

        这番话,令文晴公主娇躯颤栗,妖月空也很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但既然发生了,他就必须道出他所了解的一切。 

        “而且……我刚才试图以不灭妖月来破碎梦境,可,我叫不醒……那只能证明,梦魇的实力更强了!” 

        如若是以前,情况,或许真如文晴公主所说那般,反正都是梦境,就算秦逸尘在梦境中被虐的再惨,也全当虚惊一场。 

        可是现在…… 

        妖月空都不敢确认,梦境之中的折射,会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秦逸尘! 

        “那,那怎么办?!” 

        文晴公主再一次忍不住潸然泪下:“能不能请白先生他……” 

        连妖月空都束手无策,文晴公主也知道,就是阙臻老祖前来,估计也一样。 

        事到如今,她只能寄希望于才智通天的白泽之子! 

        然而妖月空却在阵阵纠结。 

        观星兄回来,也未必要比他强到哪。 

        毕竟,秦逸尘遭受的,就是梦魇的手段,就是让白观星来查看,也改变不了什么。 

        白观星是才智通天,手段比他更加变化无穷,但他也同样是妖帝强者,他叫不醒,换白观星来…… 

        可妖月空依旧取出了传讯宝物,顷刻间便是传讯而去。 

        “嗡……” 

        光耀凝聚,可以看到,白观星的断臂被光华笼罩,身边还有华胥的身影。 

        “出事了。” 

        妖月空言简意赅,现在也不是墨迹的时候。 

        “梦魇出手了,冲风兄来的……” 

        白观星浑身一颤,脸色也瞬间凝重了。 

        “你叫不醒?!” 

        此话一出,无需妖月空回答,白观星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若妖月空能唤醒,还用和他传讯么? 

        仅仅一句话,便令白观星知道了太多信息! 

        妖月空叫不醒,那只能说明秦逸尘入梦已深,更说明,梦魇的实力变强了! 

        “姐,天行出事了,我必须得回去……” 

        说话间,白观星已然将断臂的光耀驱散,这才让文晴公主看清楚,白观星的小臂和手掌依旧缺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