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这个飞火剑客是个男的:他都想将飞火剑客

时间:2021-03-17

在贺枫的上空,隐藏气息的诸葛尘紧捏着拳头,强忍着再次冲下去一巴掌拍飞贺枫的冲动。 

        “罢了!看来这臭小子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憋屈太长时间了,我不在他身边,他可能成长更快吧!” 

        诸葛尘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就朝着远方飞去。自此,贺枫才开始真正属于他自己的昆仑界之旅。 

        …… 

        “嘿嘿,飞火前辈,前面好像有座城池,我们待会到那里歇一下吧!”贺枫指了指小路的前面,对身旁的黑袍人笑着说道。 

        在诸葛尘离开之后,贺枫就快速地攀上了这条大腿。毕竟这家伙虽然之前是敌人,但现在却是友军不是。 

        而这个傲娇的剑修一开始还是对贺枫爱答不理的,但在贺枫各种‘糖衣炮弹’的攻击之下,最后还是接受了贺枫。而帮贺枫最多的,竟然是红塔山! 

        “贺枫小子,前面就是萧城,我们倒是可以去那里休息一下。”飞火剑客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只不过他的脚步却没有走动,而是似笑非笑地看向贺枫。 

        贺枫哪能不明白飞火剑客想表达什么,二话不说就从纳戒当中取出一根红塔山来。 

        “飞火前辈,我这里的烟真的不多了,您老人家省着点抽!” 

        说完之后,贺枫还一脸肉疼的不舍得递给飞火剑客。那表情神态和动作,仿佛手里拿着的不是几毛钱一根的红塔山,而是无价之宝一般的神兵利器。 

        但飞火剑客哪还不不知道这个臭小子的心思,直接一把抢了过来,然后熟练地打了个响指,那跟红塔山就冒出一缕轻烟。 

        “贺枫小子,作为一个剑修,你得遵从自己的本心,不能欺骗别人更不能欺骗自己。我知道你那里还有很多的烟,但你放心我不会强抢你的烟,我拿东西跟你交换!” 

        说完之后,飞火剑客就从自己的纳戒当中取出一本黑色的手抄本,上面写着三个金色的正楷字。 

        “神隐术?”贺枫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看着手中的这本手抄本。 

        飞火剑客点了点头,说道:“这门‘神隐术’乃是我曾经在一个山洞中获得的,属于一种辅助类的秘术。不仅可以隐藏你的气息,甚至还能改变你的气息。若是你学会这门秘术,对你日后在紫薇宗隐藏绝对会非常有利。” 

        听到飞火剑客的介绍,贺枫一双眼睛简直瞪的不能再大了。要不是这个飞火剑客是个男的,他都想将飞火剑客给抱起来亲两口了。 

        仅仅是几根红塔山,不仅让这个飞火剑客主动说出了自己的名号,而且还拿出这么珍贵的秘术。这条大腿,没有抱错啊! 

        但是多年的经历让贺枫并没有急着去接那本秘术,而是含着笑意对飞火剑客说道:“飞火前辈,我想,您应该不会仅仅是因为我尘叔和这几根烟就将这种好东西送给我吧?” 

        飞火剑客愣了一下,然后就将手中的‘神隐术’收了回去,还一边说道:“看你顺眼给你,你还叽叽歪歪的,不要算了!” 

        这一下就轮到贺枫傻眼了,我的乖乖,这特么怎么一点都不按套路来啊?枫哥小心翼翼的,竟然还被小心给坑了! 

        “飞火前辈,我错了,我错了……” 

        贺枫连忙认怂,对飞火剑客道歉。但飞火剑客却背负着双手,嘴里叼着一根烟显得十分屌。 

        贺枫心中吐槽,您老人家穿着个黑袍抽烟,这样子真的很怪诶! 

        不过刚才已经惹飞火剑客不高兴了,除非贺枫想让飞火剑客锤他一顿,否则绝对不会将心里的话说出来的。 

        经过一番软磨硬泡,飞火剑客还是将‘神隐术’给了贺枫。作为交换,贺枫则是拿了十根红塔山给飞火剑客。 

        飞火剑客一脸得意地看着贺枫,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拿一些秘术跟贺枫交换红塔山。毕竟在他看来,这些秘术对他可有可无,而烟对他却是一种奢侈品。 

        贺枫嘿嘿傻笑看着一脸得意的飞火剑客,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拿一些红塔山跟飞火剑客交换天阶高级的武学或者这种秘术。毕竟在他看来,红塔山虽然好,但他的纳戒里还有上百条。而天阶高级的武学和一些有价值的秘术,却是对他更加重要。 

        就在这两个家伙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贺枫忽然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气。飞火剑客同样发现了这一点,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贺枫,等贺枫拿主意。 

        贺枫二话不说,直接就将精神力释放出去,等他释放到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时,发现竟然是有两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人正抬着一个麻袋。从那个麻袋勾勒出来的形状看,可以猜出里面绝对是装了一个人。 

        “咦?竟然还有气息?”贺枫眉头微微一挑,有些惊奇地说道。 

        在他散发出精神力的时候,发现那个被装在麻布袋里面的家伙,竟然还有一丝气息。 

        只不过这丝气息非常微弱,也是因为贺枫的精神力足够强才发现他没有死。至于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则都以为那个麻布袋里面的人已经死了。 

        “嘿嘿,这个废物总算是死了。这下子,大少爷进入仙门修炼肯定能安心了!”其中一个皮肤很黑的紧身衣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对他对面那个家伙说道。 

        他对面那个眉毛掉光的家伙一边铲着土,一边摇着头说道:“大少爷也真是多此一举,就因为一个疯疯癫癫的算命的说的话,他就让我们将这个废物给杀掉。就这个废物,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咱们大少爷动手啊!” 

        “哼!哪个算命的口无遮拦得罪了咱们大少爷,现在是这个废物下地狱。下一个,就轮到他了!”黑皮肤紧身衣冷哼一声说道,神色之中,显得十分愤怒。 

        而另外一个紧身衣同样恶狠狠地铲了一下土,骂道:“全都是因为那个疯疯癫癫的算命的,不然咱哥俩怎么会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做这种差事?” 

        这两人的模样,简直像极了一条替主分忧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