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变成鬼之后,连智商都会下降

时间:2021-03-17

而就在这时候,黑皮肤紧身衣忽然皱了皱眉头,他摸了一下肩膀,说道:“萧明,你拍我干嘛?” 

        对面那个掉眉毛的紧身衣不耐烦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道:“萧军你脑子有毛病吧?是你在拍我好不好?” 

        “等等!我在你对面怎么拍你啊?”那个叫萧军的黑皮肤紧身衣忽然直起了腰,一脸惊悚地说道。 

        而他对面的萧明同样反应过来,两家伙面面相觑,一时间感觉浑身都有些发抖。 

        既然萧明不可能拍萧军,萧军也不可能拍萧明,那么在这荒山野岭的,到底还会有谁呢? 

        “萧明,我,我们可都是化劲巅峰的强者,怎,怎么可能怕那种东西呢?” 

        “没错!我的开山掌天下无敌,谁也不怕!” 

        “啪!” 

        就在这哥俩给自己打着气的时候,忽然他们面前的麻布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直接就将这哥俩吓得抱在了一起。 

        “天哪!鬼,鬼啊……” 

        “废物,不对!萧枫,这件事不怪我们,要怪就怪大少爷啊!” 

        毫不犹豫的,这兄弟两就将自己的主子给出卖了,这让一旁的贺枫目瞪口呆。 

        此乃,忠奴也! 

        “咳咳!”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一道缥缈的声音,让这哥俩身上发抖的更加严重了。 

        “你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 

        这声音非常的缥缈,以致于陷入恐惧的兄弟二人都没发现这声音其实并不是萧枫的声音。 

        “我,我们说,求求您放过我们,我们只是跑腿的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并不是我们。” 

        “是大少爷让我们这么做的,昨天他在天桥下遇到一个算命的,那个算命的疯疯癫癫的,他说大少爷将死于您的手上。” 

        “本来大少爷只把这当成是笑话的,但经过一个晚上大少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下令让我们兄弟将您给杀掉,然后埋远一点。” 

        “萧枫少爷,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求求您放过我们哥俩啊!” 

        “对对对,我们只是条狗,真正想要杀您的,其实是大少爷。冤有头债有主,您还是去找大少爷报仇吧……” 

        这兄弟两估计是天生怕鬼,因此贺枫仅仅是稍微吓唬了一下,就让他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飞火剑客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贺枫,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聊的天骄。 

        别的天骄走到哪里都是一副傲娇的模样,可这家伙竟然扮鬼吓人,简直不要太无聊了! 

        贺枫笑了笑,没有现身,而是继续问道:“我有些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你们给我说一下,我是谁,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啊?” 

        听到贺枫这句话的时候,萧明萧军哥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莫非变成鬼之后,连智商都会下降?这么看来,好像鬼也没什么好怕的啊! 

        然而就在他们这样想的时候,他们却忽然感觉自己身边的温度陡然下降,心神更是一阵剧烈的颤动。

        好吧!智商下降也代表神志不清,看来还是不能随意激怒萧枫的鬼魂! 

        “萧枫少爷……” 

        经过这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描述,贺枫已经差不多知道那个倒霉鬼的可怜身世了。 

        不得不说,这他娘的非常狗血。要是拿出去,绝对是典型的重生类小说中的第一倒霉鬼。 

        萧枫,男,二十六岁,出生于萧城最大的家族萧家。天资非常强大,仅仅十六岁就达到了化劲巅峰,被称为萧城百年内最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达到真气境的天骄强者。 

        但非常可惜的是,萧枫的父亲是萧家的现任家主,拥有好几个妻子和儿子。而天资极高的萧枫,不过是萧枫的一个私生子。 

        因为这个身份,他经常被萧家其他人鄙视。只不过因为萧枫的天资太高,其他人也不敢太过分。只是当小枫在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忽然发现自己丹田中的劲气如同铅块一样沉重,再也不能像曾经那样运转自如。 

        因此一夜之间,萧枫跌下神坛,不仅萧家的那些长辈对他失去信心,就连萧家那些小辈都纷纷开始欺负他。 

        从此之后,萧枫别说突破到真气境,就连普通人都打不过。而在浑浑噩噩过了十年之后,最终还是被萧家家主的大儿子给派人杀掉了。 

        “卧槽!这位仁兄也太可怜了!” 

        听完这些之后,贺枫感叹了一句。而萧明和萧军听到贺枫这话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被发现自己戴了绿帽子时的表情。 

        “你,你不是萧枫?你是谁?为何要扮鬼欺骗我们?” 

        这一刻的萧明和萧军兄弟二人十分气愤,他们拳头紧握着,钢牙紧咬着,胸中有一股玄黄气,呸,一股怒气不吐不快。 

        他们发誓,对于这个胆敢欺骗戏耍他们的人,一定要让对方付出沉重的代价! 

        “轰!” 

        忽的,一股沉重的气势压在他们身上,一个很骚包的身影背对着他们出现在他们眼前。 

        “怎么,你们看起来很不服气?” 

        贺枫缓缓转过头来,然后从纳戒中取出一根红塔山,并且用一个黑曜色的打火机点着。 

        这个动作,仿佛排练过上万遍,无论是动作细节还是神态,都非常的到位。尤其是此时一阵微风吹过,将贺枫的刘海和烟雾往一旁吹动,更是如神来之笔。 

        “卧槽!这人好骚啊!” 

        见到这样的贺枫,萧明和萧军都有些傻了眼,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骚的人。因此第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贺枫是人还是鬼。 

        “噗通!”“噗通!” 

        又是毫不犹豫地,这两兄弟直接跪倒在贺枫面前,拱着手苦着脸求饶道:“鬼爷爷,帅鬼爷爷,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说着玩的,哪里真敢对您不敬啊?” 

        “没错没错!我们就嘴特贱,您要是看不惯,您随便打!您习惯先打左边还是先打右边?如果您习惯两边一起打的话,我可以亲自为您代劳!” 

        说完之后,萧明竟然真的扬起两只手朝着自己的脸打了过去。打完之后他似乎还不过瘾,还将旁边的萧军也给‘双击’了一下。 

        见到这一幕,饶是贺枫见多识广,都有些震惊莫名。 

        难道昆仑界的人,都这么会玩吗?
     上一篇:要不是这个飞火剑客是个男的:他都想将飞火剑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