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瀚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阿联回NBA自己受益

时间:2020-02-18

  董瀚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不经意间,这已经是董瀚麟个人的第四个CBA赛季。三年多的历练,让这个曾经心高气傲的大男孩变得成熟稳重,而与此同时,他身上特有的那股骄人信心却未有减退。他不愿活在易建联的影子里,他也清楚如今自身的缺陷所在,他越来越重视生活的细节,戒骄戒躁的他更是直言,“人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

  做第一个自己

  《篮球报》:你对于“不破不力”是如何理解的?

  董瀚麟:“不破不力”应该是改自成语“不破不立”,从原成语的角度理解的话,“不破不立”就是在建立一个新体系、打造一个新事物之前,必须废除或者打破原来的传统,没有改革,就没有创新,就像如今在球场上经常有某某球员的接班人一样,如果不能超越前辈,就谈不上什么接班了。现在阿迪将其中的“立”改成了“力”,就是说打球时要倾尽全力,像霍华德那样卖力地出现在攻防两端,如果放在我身上的话,就是要求我打球时要肩负责任感。两个词放在一起理解的话,就是要做第一个自己,不要去刻意地模仿某名球员。

  《篮球报》:2008-09赛季是你的第一个赛季,你刚出道时很多人将你称之为“易建联第二”,你对这个称号有什么看法?

  董瀚麟:我不喜欢这些评价,我就是想要做自己,有自己风格,打自己的球,走自己的路。

  《篮球报》:那你又是如何总结评价自己打球的风格呢?

  董瀚麟: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结论,因为我还处在职业生涯的上升期,个人技术以及心理状态时刻都处在一个变化之中。并且现在队里的情况也时刻在发生着改变,我不能让整个球队去适应我的风格,而应该主动去融入全队,根据教练以及实际情况的需要去做出适时的调整。

  《篮球报》:那单从个人能力的角度,你觉得自己大概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

  董瀚麟:如果从身体条件上来说的话,我的身体素质水平还算不错,运动天赋比较突出。但从具体的技术角度去分析的话,我现在还不太全面,自己的状态还不能令人满意。对于我的缺陷,我自己也比较清楚,所以现在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些目标,我正在朝着这些目标进行努力。

  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

  《篮球报》:赛季之前,你都给自己定了哪些目标呢?

  董瀚麟:从上赛季开始,我就有定目标的习惯。我现在每天都会制定目标,根据我现在的状态以及缺陷,去计划第二天要做的事情。有时候需要练力量,有时候需要练脚步,有时候需要去解决罚球问题,有时候需要及时缓解心理压力,计划好每一天要做的事情,从小事以及细节出发,效果会更明显。

  《篮球报》:在赛季之前,你对自己的上场时间以及个人数据提出过什么目标吗?

  董瀚麟:希望自己打得越多越好,因为篮球这项运动,经验是需要去积累的,而积累经验的最好方法就是上场比赛。很多东西在训练场上只能解决一部分,剩下的那部分要交给比赛。我现在还是希望在认真训练的基础上,能够尽可能多地获得一些上场时间,去掌控比赛的节奏以及感觉。数据方面的话,我不会太重视,因为数据有时候会比较虚,我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就行,最重要的是让自己满意。

  《篮球报》:但在赛季之初,易建联在球队中,现在易建联回NBA了,李春江指导对你的要求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董瀚麟:的确,阿联走了之后,李导对我有了更加细化的要求。有时候外援状态不太好了,或者犯规多了,我得及时顶上,进攻和防守都是,这对我的适应能力也是一个考验。

  《篮球报》:说到态度,你赛季之前曾要求自己进一步控制自己的场上情绪,到目前为止,你做得怎么样?

  董瀚麟:我现在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场上场下都是。场上,我希望自己的心态能够时刻端正,场下,我现在会看看书,让自己远离浮躁。放在以前,我经常想今天去哪里玩、明天去哪里玩,但现在不一样了,希望自己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我现在有个活佛师父,他曾对我说过,人发挥得最好的时候,就是内心没有杂念的时候。如果心态放平的话,我会有个更大的提高,人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

  广东队卫冕,今年希望更大

  《篮球报》:你进CBA已经三年了,三年下来,你对CBA有了哪些更深的理解?

  董瀚麟:虽然才有三年,但CBA联盟现在的水平以及竞争激烈性已经有了大幅度加强,尤其是外援这块,这要求我继续加强自己的身体锻炼,我刚打CBA的时候只是能跳,对抗能力以及身体的协调性都不行,现在必须让自己的对抗性提高,这样才能适应联盟水平的增长。

  《篮球报》:在场上,你经常要与外援直接对话,你对此有什么收获?